壮阳补肾酒

还有谁能制止鸿茅药酒、脑白金这样的洗脑神品

来源:未知日期:2018-06-10 08:12


不是说好的“鸿茅药酒,一天两口”吗?怎么就成了非处方药了呢?

三株口服液表示不服了,小样!当年我还“有病治病,无病保健”呢!

在中华大地上,这种洗脑神品似乎无处不在,每每都是几年一个轮回,换品牌轮番洗礼。昂立一号、中华鳖精、生命核能、人参蜂王浆、太阳神口服液、红桃K、三株口服液……都曾出现在我们的身边过。三株口服液则是这一众洗脑神品的开山始祖。

洗脑神品的开山始祖:三株口服液

作为洗脑神品的开山始祖,三株口服液开创了许多前所未有的营销套路。

第一招,广告要多到不能再多。从电视台到村庄里的每一扇墙壁,能够上的都要上。只有知道的人更多,就有形成从众之风的群众基础。

第二招,把广告拍成保健讲座,这样才能足够专业,足够有说服力。这样就有了群众的信任基础。

第三招,医生免费义诊,关怀所有人的健康,这样就形成了群众的心理依赖。

第四招,人海战术快速收割。市场已经成熟,趁着果实未落地之际,赶紧出动人海战术全面收割。

四招下去,最后喝三株口服液成了大家的日常,“有病治病、无病保健”成为天下人的共识。依靠这些套路,三株口服液销售额从1个亿跃至80亿元只用了三年时间,并创建了足以对抗中国邮政的营销网络。总共600家子公司,15万销售人员。这么声名显赫的三株帝国,让三株口服液如“神仙水”一般被疯狂抢购。在一些城市,人们因买三株排起了长龙,二三十元一瓶的价格曾被哄抬至七八十元。

脑白金接棒成为第二代洗脑神品代表

在三株口服液还在横行于世的时候,脑白金的创始人史玉柱曾多次登门拜访三株口服液创始人吴炳新,或许在这个过程中,脑白金收获到了吴炳新的真谛,于是脑白金横空出世。于是从三株口服液的世界里清醒过来的群众,又进入了“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神秘世界,而且这个世界一直延续至今,虽然这一路备受各种质疑。

在2015年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坐在椅子上酣睡后,之后就收到了脑白金公司寄出的产品。

鸿茅药酒接棒第三代洗脑神品

在脑白金的热潮渐渐褪去,鸿茅药酒开始发力。鸿茅药酒用的方式,依然是大量的广告开道,“每天两口”的万能噱头抢占山头。

多年前,三株口服液因为遇上了湖南常德汉寿县的退休老船工陈某,从而引发了三株帝国的大崩塌。鸿茅药酒遇上了广东的谭医生算是惹上大麻烦了。虽然不知道谭医生会不会改变鸿茅药酒的命运,鸿茅药酒最近头很大、很是忧伤是铁定的。

喝了鸿茅药酒的人表示更忧伤。这一代人真的不容易呀,年轻时遇上了上山下岗,本想老来安安静静吃个保健品,却一轮一轮地被惊吓。吴炳新带着三株口服液刚走,史玉柱拎着脑白金来了,史玉柱还没走,鲍洪升又带着鸿茅药酒来了。

当下还有一位叫杜国楹的牛人,他正在用“洗脑广告+专卖店”的升级模式打造他的8848与小罐茶的帝国。在此之前,他还曾一手打造过背背佳、好记星、e人e本。有网友戏称,现在用着8848、喝着小罐茶的人,当年都是背过背背佳,用过好记星的那一代。

是的,这批牛人成功的基石就是这一代人。这一代人是生活在电视机时代与报纸时代的人。他们愿意相信电视里说出来的声音,相信报纸上印刷的内容,也愿意口口相传消息。对于这些,这些牛人们比他们自己还了解他们。

用看上去不像广告的洗脑广告,就能成功地影响这批人的思想与决定。今日头条发起了“那些年的洗脑神品”的热门话题,网友们感叹,这样的神品什么时候才能消失在中华大地?

鸿茅药酒因谭医生事件之后,笔者大概加估计,销售应该会受不少影响。不过还有许多“鸿茅药酒”般的洗脑神品正在过来的路上,这一代人是逃不出洗脑神品的魔爪了。

究竟还有谁能制止洗脑神品洗礼这片土地?这一代人显然已毫无招架之力。希望在新一代。


首页
电话
微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