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泰问答集锦

一家比鸿毛药酒还要牛X的保健厂是怎么凉的?

来源:未知日期:2018-06-15 06:59

前言


人生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不如停下思考人生的答案

发现时间的真理,寻找生命的渴望


尽管某药酒再怎么控制舆论,它本身的安全问题还是终于被全民拿来研究。然而这一次的事件开头,并不是什么食品安全问题。而是来自广州某平凡的医生谭秦东。


因他在网络上发表了一篇名为《中国神药“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于是鸿茅酒厂带着内蒙凉县警方上演了一场穿越大半个中国来抓你的大戏


直到其妻子将此事于网络上曝光,人们发现这种魔幻现实主义的故事,竟然发生在法制社会的今天。



这大概是2018年,公职权中最大的笑话。除了对公职不作为的声讨,网民一样没有放过某药酒厂。


随着网民将药酒的配方贴出,人们发现药酒本身不仅存在配方不合理的问题,甚至还涉嫌虚假宣传、造假等。


随着问题的深入,某药酒究竟是处方药还是保健品的问题被摆上了台面。但无论是哪种结果,这些打着“有病治病,没病健身”的口号,欺骗的都是中老年人。



这次的“保健品”事件,不经让人想起二十年前的那个保健品帝国。


成立仅仅三年,销售额就从1个亿跃至80亿;15万销售人员、600家子公司、架起了足矣对抗中国邮政的营销网络,他的营销模式至今还依然被大多数公司沿用。然而它的辉煌没有持续多久,便从顶点摔至地狱。


它之后,无数企业争先模仿它的运营模式,它还因此拥有一名响当当的“徒弟”——脑白金。


它便是近千禧年间,叱咤中国大陆,引发无数人争先恐后购买的神仙水“三株口服液”。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电商们在农村刷墙打广告已是司空见惯的事。然而,这一很low但实用到爆的农村营销做法,就是来自三株口服液。


90年代中期,三株口服液的墙体广告遍布中国广袤农村,就是粪坑墙、猪圈墙也能见到他家的广告。



那时人们为了购买三株排起了一条条长龙,不少农民甚至将买化肥、种子的钱用来购买“三株口服液”。


消费的疯狂程度好比日本地震时抢盐一般,不少大爷大妈甚至拿出了积攒已久的几千元钱买下这一瓶瓶的口服液。


三株口服液一时间甚至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情况,而它的价格一度被哄抬至一瓶七八十元;


没错,九十年代的七八十元....


吴炳新


说起三株口服液,就不得不提起的创办它的吴炳新。


1938年他出生在山东省荣成市,自幼家境贫寒命运凄惨,五六岁时父母就相继撒手人寰,家中兄妹8人最终只有他和大哥活了下来。


建国后当过会计、在矿务局当过工人。时间线来到了87年,国企改制,吴炳新在其中看见了商机。他迅速承包了一家糕点厂和小商场。


两年后,51的吴炳新和儿子成立了一家拓销公司,但苦愁却找不到销售方向。



一次偶然的机会,父子俩发现上海交大研发出一款名为“昂立1号”的口服液,正愁没有销路。


他迅速在其中找到了商机,于是很快他就接下了“昂立1号”的宣传推广、销售工作。昂立一号推出市场后,迅速受到了广大消费者的喜爱。


这也让吴炳新发现了保健品市场的“暴利”,也让他找到了今后想走的路。



很快,他以30万元起家,成立了济南三株实业有限公司,三株口服液同时宣告研制成功。


这时,吴炳新编制庞大营销网络的才华初显。在他的所有营销招数中,有几招堪称“营销大师”之作。


虽然没什么文化,吴炳新却深谙“人类心理学”。经过他这几招三板斧下来,三株迅速成为全国知名企业。



第一招,与学术挂钩,三株热衷赞助各种学术、科技研讨活动,带来一种知名专家、学者纷纷为三株“代言”的印象。


第二招,“医生义诊”下乡免费“看病”在中心城市,每到周末,三株就会聘用一些医院的医生走上街头开展“义诊活动”,其主旨则是推销三株口服液。


第三招,一桶颜料刷遍中国农村的墙!发给每个宣传站和村级宣传员一桶颜料和数张三株口服液的广告模板,让他们把“三株口服液”刷在乡村每一个可以刷字的土墙、电线杆、道路护栏、牲口栏圈,甚至茅厕上。



就这样,农村市场把三株捧到了保健品大王的宝座之上,彼时三株6成的销售来自农村市场。销售额最高达到80亿元!甚至还想在99年达到900亿的销售额!


就在吴炳新准备大干特干之时,一起突发时间,让三株跌落神坛。


1998年3月,湖南常德一老汉因服用三株口服液死亡事件轰动全国。


原来,湖南常德汉寿县的退休老船工陈某听信三株“有病治病、无病保健”的广告承诺,花428元买回了10瓶三株口服液。据陈家人介绍,患老年性尿频症的陈老汉服用了两瓶口服液后夜尿减少,饭量增多,但一停用又旧病复发;当服用到3至4瓶时,老汉出现了遍体红肿、全身瘙痒的症状,第8瓶服完不久,就离世了。

全国媒体以《八瓶三株口服液喝死一条老汉》为题密集报道,至此三株危机全面爆发

原本就是建立在“信任”而非“功效”上的三株,一下子在大爷大妈心中跌落了“神坛”。


从那时起,保健品帝国轰然崩塌,直至今日,市场已难寻三株口服液踪迹。



三株的辉煌与瞬间陨落,看似偶然实则必然。保健品毕竟不是药品,吴炳新是营销大师,但不可能是妙手回春的神医。


这20年来,过度包装、虚假宣传、违规添加药品成分、重金属超标等行业弊病仍一直如幽灵般,四散包围着保健品行业。


因为行业监管的缺失以及无序野蛮生长,保健品行业在20年时间内仍不断上演着财富暴增、企业骤亡的故事。



而今天的某药酒事件的谭医生,或许也是某酒厂的下一个奠基人。


首页
电话
微信
联系